“稀土”是元素周期表上的一组元素,对很多高科技行业至关重要,也是中国储量相对丰富的自然资源之一。由于中国的稀土出口量占全球供应量的97%,因此北京方面在2010年9月突然宣布加强稀土出口控制的决定,令很多贸易伙伴、特别是日本陷入困境。

在中国,消费者都很熟悉在当地购物的现状。在这个“货物出门概不退换”(caveat
emptor)的王国中,不够小心的购物者,会面临因为买到不合格产品带来的一连串挫败感和沮丧——衣服第一次洗就开线了,盖子与厨房用具不匹配,厨房小电器刚一启动就发生了爆炸,这类丑闻与不合格而且往往有毒的食品和药物的丑闻同样频频出现。

这一次,ofo北京总部真的“人去楼空”了。

北京方面坚称,此举意在保护环境,保证资源的可持续利用。绝大多数稀土消费国都严重依赖中国提供这17种矿物元素或合金,用于生产混合动力汽车、风力涡轮机、导弹以及iPad等高科技产品。日本作为这些材料的最大消费国,一般不愿与这个邻国和最大的贸易伙伴正面对抗。但日本国内的生产商却感到相当绝望。因此,当美欧在今年春天决定就中国稀土政策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时,东京方面也迫不及待地加入了进来。

这是现代工业的一个悖论。无数消费品跨国公司通过将制造外包给中国的合作伙伴而构建成了全球性“帝国”,总体而言,他们的产品并没有偷工减料,质量标准也没有因此而下滑。然而,出于某些理由,中国的企业并没有在其本土市场复制这样的成功。对很多企业来说,摆脱低质量制造业名声的束缚是个极为艰巨的挑战。但是,中国令人惊异的成本优势一旦萎缩,这个国家一旦开始减少对出口的依赖,那么,解决这一问题的必要性就会更加迫切,其方式就是生产能在整体上能提升这个国家在制造业“价值链”上地位的更多产品。

距离上一次否认人去楼空传闻仅一个月有余,ofo北京总部就真的即将迎来“人去楼空”的那一天。日前,有媒体报道称,ofo员工即将陆续搬离理想国际大厦,新的办公地点为步行距离15分钟的互联网金融中心,即为ofo海外部门和北京分公司的办公地点。

在向世贸组织的控诉中,各方指责中国操纵稀土价格,在国内维持低价,而出口时却提高价格,从而迫使国外企业将业务转移到中国。“我们希望我们的公司能够在美国生产这些产品,”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提到此案时这样说道。“但要这样做,美国制造商就需要从中国获得稀土原材料。”

“这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但是毕竟已经开始了。”设在上海的消费科技研究和咨询机构睿析科技咨询有限公司(RedTech
Advisers)的总经理柯德林(Michael
Clendenin)谈到。“与每一家正在提高产品质量的中国公司相对应的,都有大约10家公司依然在偷工减料,还有另外两家新公司试图通过更大幅度的偷工减料进入这一市场。”

ofo相关负责人随后向《证券日报》记者证实此事,称“我们因为租约即将到期,所以就计划搬到互联网金融中心。”ofo方面同时告诉记者,ofo将彻底搬离理想国际大厦,注册地址也将随之发生变动。

专家表示,中国目前面临的风险就是稀土大客户纷纷转向别处寻求供应源。2010年,中国突然停止稀土出口运输长达数月之久。2011年的稀土出口价格又处于漩涡之中。这些原因促使美国、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不得不增加本土的稀土产量,甚至恢复了中断多年的稀土生产(中国曾经是无可匹敌的低价供应商)。“很难讲中国从这一次的经验(世贸组织的稀土诉讼案)中学到了什么。”智库机构进步经济项目部(ProgressiveEconomy)主任爱德华·格雷瑟(Edward
Gresser)这样说道。该机构隶属于华盛顿全球公共事业基金会(GlobalWorks
Foundation)。格雷瑟曾任美国前任贸易代表查伦·巴尔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的顾问。他说:“中国的自然资源本身来讲非常脆弱。他们用来针对其他人的武器也可以被其他人反过来用来针对他们。”

快速致富?

挥别“理想”

不公正的负担?

那是2007年,随着包括玩具生产商美泰公司在内的多家西方跨国公司被迫召回所有受到污染或者有问题的中国制造产品,整个世界开始认识到了中国消费者一直深受其苦的问题。虽然其结果是监管机构强化了政策,很多公司的风险管理经理也迅速采取了行动,但这样的事实依然盘桓不去:“有些中国企业饱受产品质量问题之累——尤其在食品行业,食品遭受污染和掺杂使假的新闻就是层出不穷,尽管政府采取了大量行动试图修正这一问题。”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马歇尔·梅耶(Marshall
W. Meyer)谈到。

这是今年下半年以来部分ofo员工经历的第二次搬家,上一次还是不久前的9月下旬。彼时,ofo位于理想国际大厦的北京总部办公楼由4层缩水至2层,在10层以及11层工作的ofo员工因此搬至大厦内的其他两层楼办公。对于办公楼层数量缩水一事,ofo相关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是因为租约到期。

中国对世贸组织的诉讼案回应称,其政策是保护稀土矿开采和加工行业健康发展的必要措施,也是为了维护本国战略利益。商务部表示,中国已经为世贸组织的诉讼案作好了应诉准备,并坚称北京方面的目的只是为了保护中国的自然资源与环境,而不是引起贸易混乱。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说:“尽管承受着巨大的环境压力,中国依然在努力保持一定的出口量。”

而其他行业——尤其是消费类电子产品行业——在提高质量标准方面的作为则可圈可点。“在较高端市场运作的中国公司,对制造业运作方式的理解稍好一些。”

目前来看,面临租约到期的不仅仅只是ofo位于10层以及11层的办公地点。有媒体报道称,ofo在理想国际大厦的另外两层工作地点第15层以及第20层同样面临租约到期,ofo员工因此即将搬离理想国际大厦。

换而言之,中国是在主张自己在稀土供应方面承受了不公正的沉重负担。中国稀土储量占全球的50%,但却提供了97%的原材料。3月26日,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在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举办的一场广播辩论节目中坚称,美国和其他稀土消耗大国并没有敦促其他国家供应更多稀土,这是“不公平的”。他把这个问题与军事战略联系在一起。“很多中国人抱怨说,稀土是制造高科技军事武器的关键原料,从而达到限制中国、减少来自中国‘威胁’的目的。为了开采稀土,对环境造成了非常有害的影响,工作条件也很恶劣。中国只有加强对稀土出口的限制才是公平之举。”
向松祚说道。“美国、欧盟和日本的抱怨毫无理由。”

咨询顾问和《中国的不良制造》(Poorly Made in
China)一书的作者保罗·米德勒(Paul
Midler)谈到。但是,这些公司似乎是少数派。“很多制造商都对制造高质量的产品以及构建长期声誉不感兴趣。”他谈到。

值得一提的是,理想国际大厦是ofo注册地址的所在地,堪称公司大本营。《证券日报》记者11月4日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无论是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还是ofo的另一主体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两者的注册地址均指向位于中关村广场的理想国际大厦的15层。

尽管稀土名为“稀”土,但实际上它们的供应量却并不稀少。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2012年矿物情况小结》,中国的稀土储备量为世界之最,约为5500万吨;其次是美国,1300万吨;独联体国家,总共1900万吨;印度,310万吨;以及澳大利亚,160万吨。中国2011年的稀土产量为13万吨。当年全球总产量为13.358万吨。最受关注的是镝的供应情况。这种元素被用作制造混合动力汽车的磁体材料以及电脑的磁力驱动器。中国是主要的镝生产国。

他谈到的一个理由是:中国繁荣兴旺的房地产市场。很多制造商之所以“进入制造业,主要是因为他们想将在制造业赚的钱当成进入房地产市场的垫脚石。”他认为。这种心态转弯抹角地导致了产品质量问题。“不妨比较一下这样两个制造商的情形。其中的一个希望通过制造产品来赚取小额利润,并留住回头客。另一个制造商只是想得到你的订单,这样,他就可以用从中赚到的钱建设一个购物中心了。哪个制造商会专注产品的质量和产品的完善呢?”

而在不久之前,上述两家公司的注册地址还均位于理想国际大厦的11层。据ofo相关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ofo将彻底搬离理想国际大厦。“理想国际租约到期后,不留人了。”前述相关负责人谈到,“地址变更陆续会做。”如是看来,ofo的公司注册地址将在半年内出现第二次变动。

格雷瑟说,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专家的观点是这些原材料并不短缺,已知储备足以开采数百年。这些材料重新利用起来也相对比较容易,是对储备的进一步补充。除此之外,并非所有中国专家都认为目前的情况是对中国战略利益的一种威胁。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经济学副教授龚炯表示,北京方面不仅限制出口,也限制消费。他说:“我们可能会败诉。因为我们的理由是以自然资源和环境保护为依据的。但这不能证明收紧出口配额就是合理的。国内用户和出口之间应该并无差别。”

但是,短期收益会招致长期的痛苦。“如果中国的品牌希望长寿,他们就必须改善消费者对品牌的认知,并赢得消费者的信任。”香港一家全球市场研究机构特恩斯市场研究咨询有限公司的商务主管托马斯·艾萨克(Thomas
Isaac)谈到。“确保产品质量优异、耐用,信任自然来。所以,如果存在问题,你就必须解决它。”

值得一提的是,与理想国际大厦相比,互联网金融中心的租金似乎要更低。据《证券日报》记者查阅两栋大厦的租金信息了解到,有第三方平台为理想国际大厦开出的租金价格为15.0元/平方米/天,同一家平台为互联网金融中心开出的价格则为13.0元/平方米/天。两栋大厦租金金额在不同的第三方平台上有所波动,但整体来看,理想国际大厦的租金价格普遍高于互联网金融中心。